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mei@纯真年代

感恩的心,知足者常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昨天的梦,记忆深刻,赶快记下来  

2012-11-03 15:41:57|  分类: 生活点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昨天做了一个梦,醒来的时候记忆非常深刻,甚至感觉梦境是不是就是真的,赶快记下来,很神奇的一个梦。

梦境中,我从小是一个有特异功能的人,能感应到一般人感应不到的外星生物活动,就是拿个叉子在我周围探测,我闭上眼告诉别人外星生物在这个位置的活动是否频繁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被送到科学院,天天和一个博士生一起作外星生物研究,这个博士生是个很有思想,很有天赋的人,叫什么涛,可惜我现在记不起来了,这里就代称A涛吧。我那时才五岁,他带着我天天研究,还畅谈他的人生理想,他坚信这个世界有非人类的高级生物,而且就活跃在我们身边,他和我讲很多科学知识。但那时这种研究没人关心,我们的研究也无人问津,就只有我们两个人,一个有理想抱负和天赋的年轻人,一个五岁的小朋友,每天快乐的研究。

等到我长大以后,小时候做的这个研究几乎没人知道,完全被忽略、连我自己也快忘记了。直到有一天,在单位里,突然有天有科学院的人来找我,请我去做外星人的科学研究,貌似很大的研究。这时候我模模糊糊的回想起来,五岁时的我好象也参加过这种研究,于是去了那里,还有一群同事也跟着一起去观摩,大家都对我参加这种科学研究表示怀疑和好奇。

到那之后,那些人好像也没干嘛,就拿个叉叉在我周围到处划拉,让我闭着眼睛听声音,告诉他们声音来自哪个位置,是否强烈,有点类似我们体检听力时,拿个叉子一敲,叉子震动发出嗡嗡声,你就能感觉到声音和震动一样。

我对做这种试验并不感兴趣,我最想知道的是我儿时的那位充满天赋和理想的大哥哥去哪里了。我问工作人员有个叫A涛的20多年前在这工作的人现在在哪,他们居然都说不知道有这个人,问了好几个工作人员,都说不知道,我好失望,心想二三十年过去了,可能早不在这块了做吧。

可我不死心,有一次有个科学院的老领导来视察,我想他资历老可能会知道,于是抓住他又问:领导,很早以前有个叫A涛的博士生在哪可知道,我五岁时和他一起做这个外星生物的研究,本来没抱多少希望也就是问问,谁知他居然说他知道这个人。这时,门口正有一群研究员走过,他喊住其中一个:A涛,有人找你!然后对我说:你说的人就是他。我一惊,定眼一看,一个有点邋遢的中年人。那人也听住了,没有很理睬这个老领导,也没有正眼看我。他穿的一件很旧的布质淡咖啡色夹克,拉链拉一半(天呐这我都能记得这么清楚),戴眼镜,头发有点长而且乱,总之是有点邋遢的形象,和我之前认识的那个意气风发、神采飞扬的博士差别太大了。我怀疑的望望老领导,领导说:没错,你说的就是他,哎,A涛啊,还记得20几年前你做课题时的那个小姑娘吗。那个中年人突然看我,我觉得他的眼睛好亮,冷漠的表情下藏不住他心中的欣喜。我呢,就更不用说了,惊喜万分,拉着他的手激动的问,你就是A涛哥哥啊,我是张惠姝啊,小时候和你做研究的。他终于不再是那种无所谓的表情了,也激动的说,啊,你长这么大了。于是,我们相认了。

领导说:原来你这么多年前就研究这个课题了,你有什么思路吗,他们总找不到任何思路。

他好像不怎么想理踩领导,没有说话,我赶紧说:A涛哥哥想法可多了,除了用叉子感应还有好多其他猜想和研究。接下来,我哇啦哇啦说了好多那时他对外星生物的想法,把在场的其他研究员都听傻了,同事们也听傻了,我自己也觉得神奇,这些记忆是五岁时的,在我长大后我几乎都不记得了,但是今天遇到他,仿佛拉开了我这段尘封的记忆,我居然还能记得这么多事。领导听我说后也觉得很激动,对他说:看不出来啊,你在20几年前就有这样深入的研究,了不起啊!这样吧,这个项目你来牵头做好不好?他撇了领导一眼,很不屑的表情,还是不说话。我在旁边着急的说:快答应吧,我和你一起研究。他才终于点点头,淡淡的说:那我试试吧。领导高兴的马上对周围的研究员说:大家听着啊,以后A涛就是你们的头了,大家都要听他的啊。

后面内容就有点回忆不清了,只记得问他,这几十年过的怎么样,看起来好像不太得志。

他和我说了他的经历,在20多年前那个时代做这种外星生物研究,被领导同事认为异想天开,没人理解更没人支持。他博士毕业后,就分到科学院,他想继续做这个研究,但是没人理解,但他很坚持,说即使自己花钱也愿意继续把研究做下去,他觉得这些研究刚刚有点进展了,终止太可惜了,而且他坚信这个世界就在我们身边,有很多活跃着的外星生物。但是,领导就是不同意,说他要搞就自己搞,反正不会给任何投入,同事也不能理解他,说他是怪人。但即便是这样,他仍然坚持,继续做他的研究。后来,钱花光了,领导不支持,同事不理他,现实面前,他觉得心灰意冷,渐渐失去了斗志,越来越颓废,渐渐就混混日子了。不过,虽然他对外界貌似冷漠,但他内心还是在追求,渴望有一天遇到理解他支持他的人,一直到今天。他说他知道院里在搞这个研究,一开始他很激动,也想参加,但是院里不让他一个普通研究员参加,而且他在领导和同事心中一直是个颓废的怪人,没人知道他的才华。而他也旁听过这些人的研究,他觉得简直就是一坨shit,他不愿与这群人为伍,于是他也不想参加这个研究了,只想冷眼看看这些人怎么糟蹋国家的钱,如果不是我今天极力劝他,他是不会同意参加这个研究的。

我说,现在多好,你是头了、大家听你的,你可以好好的开展你的研究了。他貌似看透人生似的笑了一下,叹口气说:唉,呵呵,看情况吧,我尽力就是了。从他眼神中,我感觉到他有很多的无奈和怀疑,曾经的充满信心的感觉没有了,多了一种悲观,这种悲观不是对这个研究课题本身,他对外星生物的坚定信念一点没有动摇,这点我能肯定的感觉到,他悲观的是这个研究项目。也许,他曾经失望太多,看透很多东西,很多时候,不是科学本身的问题,而是其他因素阻碍了科学的发展,他的激情已被慢慢消食了,他愿意尽力再试一次,但他不看好。

就记得这么多了,神奇的梦,醒来时我甚至觉得,是不是我小时候真的做过这种研究,那种感觉真的是太真实了!

不知是不是受到<全面回忆>里绘忆公司的影响,总之很有趣,幸好我快速的记下来了,晚点就记不清了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)| 评论(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