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amei@纯真年代

感恩的心,知足者常乐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坎坷的学车经历(第三话:心碎的大路考,最终战胜了自己的我,想为自己喝彩)  

2012-10-01 20:33:12|  分类: 随想小品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最终进入了学车的最后一个环节,大路考。

早就听说了,我们的路考教练,是新亚赫赫有名的高产教练,史大教练。听说,他可以在一个月里带出来50多个学生。额滴神啊,这是一种神马情况啊!阮教练一个月也就带10来个人,他居然能带50多个人,怎么带出来的啊!另外,这位教练还有一个很出名的地方,就是嗓门大,训人比较凶。这一点,在我第一次接触时,就百分之两百的感受到了。

刚见到这位教练,第一印象就是,胖胖的,有点潮,不怎么理人的感觉。虽然是VIP班,但是不再有桩选时的独享待遇了,一车学习的基本上都是4个人,有时甚至5个人,怪不得效率高呢。

第一天跟这位史教练时,着实被他吓着了。同车有一个上次没考过的学员,是位大姐,看得出,她很怕这位教练,而教练却根本不管你的情绪,只要有一点点的地方没做好,就非常狠的批评。就在我们跟他学习的第一次,这位大姐练着直线行驶,方向盘在不停地左边晃右边晃,教练很大嗓门,带着浓重的合肥土话,训道:你看你那手,可能不要晃来晃去,你这样子不毙就奇了怪了!虽然语气很凶,但是琢磨一下内容,其实也是就事论事,倒也在理,不过,这嗓门,也真是够吓人的,反正我之前遇到的阮教练从来没这么凶过,第一次遇到这样的,被吓着了。别急,这还只是前奏,下面更狠的来了。这位大姐听了教练的训斥,还是没开化,第二遍练习时,还是晃来晃去,我真是暗暗为她捏把汗,心想:完了,这下教练肯定要发大飙了!谁知道,教练没说话,只狠狠的看了她一眼,可是这位大姐不知是没感受到,还是不敢看教练,愣是没任何改变,还在晃。偶已经做好准备,准备听到教练的一通训斥了。谁知道,教练啥也不说,突然在车子高速行驶的状态下,来一超猛的急刹车,额滴妈呀,那真叫一个猛啊,我坐在副驾驶后面的位子,整个脑袋磕到前排座位的头枕上,疼的我啊,由于惯性,车子里的所有东西都急甩到前排,我的包都从最后面的窗台上被甩到方向盘那边,一个mm的手机也被甩到了前排座位的底下,掏了半天才掏出来。教练很大的嗓门的吼道:下去下去,你换教练吧,我带不了你了。然后,整个车子空气就像凝固了一样,我们后排的几个学员连大气都不敢喘,那位大姐也不知是内心啥感受,默默的下车,还是坐到了后排,换了个学员继续练。她就坐我旁边,我也不敢说话,只能用手拍拍她,表示一下安慰,不过看她样子好像还挺坚强,还对我摇摇头,表示没关系。

那一天,教练也训了我和lg不少,不过好在我们之前有阮教练带我们上路了几次,打下了很好的底子,知道怎么换挡,怎么提速,他对我们还算客气,没像对那位大姐那样的凶狠。学车第一天,教练居然问我们月底能不能考试,月底啊,也就还有20天哎,像我们这样只能周末来练车的,练3周就考试了啊,行吗,虽说都想让教练把考试往前报,可是这也太快了吧。我和lg没敢吭气,其实心里既想早点学完拿到驾照,又有点担心3周水平考不过去。教练看我俩没说话,又说:我看你们俩这水平行啊,给你们报了啊。汗!好吧,速战速决!

第一天练车结束,和那位大姐同路了一小段,她居然问我:你们是不是教练熟人啊?我很惊讶,不是啊,问她为啥这么说。她说:看教练对你们俩挺好的啊,他很少对人这么好。无语!不是吧,我觉得教练很凶啊,我们也被骂惨了啊。那位大姐说,那可能是因为你们练的还可以,教练就不骂了。晕,这还叫对我们好啊。看来这位教练的脾气确实厉害。我又安慰了一下这位大姐,谁知她可想得开的,平静地说:没事,习惯了,他今天算还好得了,以前有几次车上的小女孩被他训哭了呢。再次无语。幸好没这么训我,像我这种面皮薄的人,真可能被他训哭掉,哎!万幸万幸啊!

自从这第一次经历后,我真有点怕学车了,每次练习都好紧张,生怕自己哪个小环节做的不完美,被教练训,所以特别努力的做好每个细节。靠边停车,尽量停的位置最标准的地方,直线行驶不要动方向盘,车速控制在40不要动。每个小细节,只要有一点没做好,教练就要讲,逼着我只能往以绝对的标准为目标去练习。我一直很不习惯这种心里超级紧张的学习状态,如履薄冰的感觉。可是,奇怪的是,有一次教练不在车上,本来我感到很开心,终于解放了,我可以放松的练我自己的了,练着练着,我却突然有点乱了,不知道怎么开了,因为以前有教练在旁边坐着时,只要有一点小瑕疵,他就会吼,我就会知道哪个地方没做好,就会马上改,而且只要他不训人,就代表我做的还不错,我心里就完全的放心了。现在他不在旁边坐着,我就没有标准了,也不知道这样开,电子评判时,到时会不会扣分,练得到底怎么样,心里一点底都没有,突然很希望教练还是坐在旁边比较好,训就训吧,对考试有利就行。

学了几次以后,我突然对这位颇具争议的史教练转变了看法了。他确实是脾气不太好,爱训人,不顾学员的情绪,不过仅从教开车这一角度来看,他确实算得上一个好教练,因为他的教学水平确实高,我们这些学员在他极为严苛的训练之下,通过率非常高,因为在他这里都能通过了话,电子路考基本上也没问题了。像他这样高产的教练,通过率还能这么高的,确实罕见,这也可能就是他的能耐吧。反正我们是来学车的,快速拿到驾照才是硬道理,被骂就被骂吧,想开点。

连续每周周末都去联系,教练说我俩水平行了,可以去考试了,我们自己也觉得自己应该没问题了,因为到后期,教练基本上不再训我们了,我们已经习惯了教练的训斥代表着开的有毛病,不训人就代表开的还行。

最后一次练习时,同车的mm悄悄和我们说:教练说了,你们夫妻俩练得好。真的阿!哇塞,这句表扬真是暖人心啊,对于这样一个爱训人的教练来说,得到他的表扬也太不容易了。

终于要考试了,我感觉自己已经迫不及待想考试了,我很有信心这次能通过。

考试那天,暴晒,没事,这不影响我。

我感觉心态很从容,没有一点紧张,自我感觉状态很好,也很有信心。

上车考试了,我深深的记得我的考试车号:2号车,这真是一个深深的痛啊!开始考试,模拟灯光、行人通过、靠边停车、掉头,我都很顺利的通过了,开车过程中,发现方向盘歪的有点厉害,整个四维呈30度倾斜,这我也不紧张,歪就歪着开,手歪着30度把着方向盘,殊不知,这是悲剧的开始。到直线行驶了,我快速的变道、提速,握紧方向盘一动不敢动的往前开,可是,要知道,我是用手歪着30度就着方向盘歪的程度在开啊,短短的几十米,车子已经不知不觉的歪向右边了,我的心直跳,不能动方向盘啊,快到终点啊,可是,祈祷没有用,车子持续的偏向右边,居然,碰到了马路牙子,嗤嗤嗤....撕心的车轮与马路牙子摩擦的声音,吓得我,赶快把方向往左边打了一点,车子终于回正了,可是,我的分数也不合格了,车内响起了刺耳的电子女生:方向控制不稳,扣30分。我顿时头脑嗡的一声,连前面到了慢字都差点忘记减速,心里凉透透的,就差这么一点,就差这么一点啊!

开回起点,我还有一次机会,这一次,我一定要过。我很认真的开着,前面的所有关卡,我都很顺利,又要到直线行驶了,我的心怦怦直跳,一定要把稳方向盘,一定要走直。可是,仿佛是老天爷和我开了一个玩笑,我这次,居然和上次一模一样,真的是一模一样的问题,向右偏,撞到马路牙子,撕心的磨檫声,车子倾斜,心一惊往左边打方向盘,30分被扣,一切仿佛时光倒流,我,又没有考过。车子开回起点,我觉得自己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,怎么会这样!怎么和教练交代,一定被骂死了,我的心凉的一点力气都没有,实在不愿去想这些事情。

走出考场,看到同车的另一个mm,她是之前没有考过这次补考的,训练时被教练训的很厉害,她一看到关心的问:怎么样?我真心的不想说话,但是也只有说:没过。她安慰我:没事,你看我上次也没过,这次也考了两次,第二次还80分。很谢谢这个mm,如此现身说法的安慰我,可是我那时候只沉浸在自己的悲伤中。lg早就考出来了,还在签字的地方等着我,看我苦着脸出来,估计也猜到结果了。我没过,车的方向盘是歪的,我很没力气的说。如果说第一次倒桩考试后,还在讨论为什么看不到镜子时,这一次,我是真心不想解释为什么没过了。考试结果需要签字,看了一下,原来我两次考试,前面都是满分,全都败在最后的直线行驶环节,而且,两次都是一模一样的问题,唉,一声叹息啊!

教练交代了,不管考没考过,都要给他电话,用教练的话说: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我是不敢给他打电话了,只有lg给他打一个,教练是个暴脾气的人,听说我没过,叫lg把电话交给我讲,我只好接过电话,小心翼翼的说:教练,对不起啊,我没考过。史教练和阮教练可不一样,嗓门很大的问我:我可跟你讲过方向盘不要动了。我唯唯诺诺的不敢说话,更不敢和他说我都撞到马路牙子了。教练最后也不说了:行了行了,就这样吧。啪,把电话挂了。哎,我是真心不想继续去学车了啊!

这回,一连三个礼拜,我都不敢给教练打电话,随他去吧,反正lg已经拿到驾照了,有人会开车就行了。至于我,如果不是已经一步一步走到了最后了,我真的想退学了,我很怀疑我自己到底是不是不适合开车,为什么练习时都很好,考试时总出问题呢,如果过第一次没考过是因为车子镜子我不会调,这一次是因为车的方向盘是歪的,那那么多人去考试,同车的其他人怎么都过了呢。

话说这次路考,另一个mm也遇到和我一样的问题,方向盘是歪的,但是她就比较聪明,第二次考试时走另一个车道,方向盘歪就歪,大不了就压着中间线开,扣20分,只要前面没有扣分,80分一样通过,可是我,就没有想到这样,还是一根筋的期望能保持直线行驶,沿着原来的道,撞到了马路牙子上。唉,伤心往事啊,想起来挺懊悔,为啥我当时就没想到这样做呢!

过了差不多20多天,我觉得内心的伤痛差不多消退了,还是要继续学呀!联系教练是我最怕怕的事,深呼吸一口气,电话拨出去了,教练接了,我先是继续道歉一番,然后问教练,我啥时候来练车,教练说:我给你约了28号考试,可行啊。啊,28号啊,那不就是下周啊。我也不敢说话,只好说:应该行吧。谁知道教练说:我看你也行!哇,教练怎么突然这么好了,真是莫大的鼓励啊!我又问教练啥时候来练车,教练说:你就考试前来练两次就行了吧,怎么样阿。我说行。其实我内心觉得自己也是行的,但是经过了前几次,我实在不敢说自己考试时也行了,随他吧,我尽力就好。

再次练车,教练没有训我,我也没再道歉。考试前最后一次练车,教练交代考试注意事项,说到考场的车有的车方向盘是歪的,比如2号车。我的心一惊,原来如此啊,看来我真的是遇到个坏车。教练又补了一句:方向盘歪也没事,照着我和你们说的,眼睛看着远方,不要看方向盘。这点我知道啊,可是对于我们新手来说,这点很难做到啊,总是会情不自主的就随着方向盘走了。不过,我现在心里已经有谱了,实在运气坏遇到方向盘歪的车子,我就像上次的mm那样,换一条道走,压着中间线回来,因为我有信心我前面的考试项目都不会被扣分,这样我就80,应该没问题。

最后练完车回去的路上,同车的mm和我说:教练讲了,你练得好,你上次不走运,开了一辆方向盘歪的车子。真的啊,教练还这样夸我呢啊!真是有点受宠若惊啊!突然间,我的自信心又回来了,明天,我一定能考过,加油!

8月28日,我二次进路考考场,这时的我,心情很复杂,期望、自信、担心,交织在一起。考前lg交代了:没所谓,放轻松考,最重要的,再怎么样,也不能像上次那样,为了考试,连命都不要了!汗,真的,两次都撞到马路牙子,当时撕心的车轮与马路牙子摩擦的声音我历历在目,惊心动魄,如果我再不转方向盘,我的车没准要翻了,想想真是有点后怕,这一次,我别再犯险了!

穿过待考长廊,突然发现我上次考试的2号车,停在车库里没有出来,这辆破车终于不再出来祸害别人了!我暗自为今天考试的人们欣慰了一把。坐在待考室,墙上的待考名单不断的刷新着,看到我自己的名字在上面,一点一点的往前挪。突然听到后面的一个mm惊喜的对她旁边的boy说:你看,张惠妹哎!那个男孩也略带兴奋的说:在哪在哪。看来是amei的粉丝呢,这么兴奋。我就坐在他俩的前面,要是平时,我一定转过头和他们呱呱,说那个就是我,我比张惠妹多一撇。可是这会,我还是以考试为重吧,不去管这些了。过了一会,后面的mm又说:你看你看,张惠妹又出来了。那个男孩也说:真的哎,张惠妹哎。哈哈,真是很有爱啊,不过我还是忍住了,考试第一。

到我考试了,我从容的坐进车子,这一次,感觉多了不少沉稳,没有紧张,没有慌乱,我稳稳的开着车子,一关一关的过,很幸运,这次的车子方向盘是好的,快到直线行驶了,这是我有心理阴影的一段,虽然车子很好,可是我还是情不自禁的紧张了起来,暗暗和自己说:加油!我稳稳的握住方向盘,眼睛看着远方,车速控制在40,一点一点,终于接近了终端,减速,回到起点,耶,我考过了!考试结束,工作人员到我的车旁探了个头,看了看考试记录仪:100分!耶,我终于成功了!

考试出来,我真的好想蹦起来,发自内心的激动和高兴。我给教练报喜:教练,我考过了,一次通过,100分。教练得意的说:那肯定的!突然间,对这位凶教练有了好感了。

签完字,我在签字地方又坐了一会,给lg打电话报喜,顺便平复一下自己激动的心情。这个考试,也许对别人来说是很稀疏平常的事情,可是对我来说,经历了这么几次坎坷,终于最后也通过了考试,我真的很想为自己喝个彩,感谢自己的坚持和努力。我承认自己是个感性的人,那时的我,甚至有想哭的感觉,那是激动和喜悦的眼泪。

几个月的学车生涯终于结束了,我也顺利的拿到驾照了。后来的一天,lg对我说:你有没有发现,你要么一次性满分通过,要么就两次都考不过,而且还是犯一模一样的错误。晕,真的是!那是怎么回事?后来我自己总结,我有点,一根筋。。。我想,在追求完美的同时,也要学会变通,不能一根筋到底,非此即彼,这也许是我学车后的一点点心得吧。哈哈,学车结束了,啥也别想了,考试的心理阴影全部抹掉,好好开车上路吧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89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